相关文章

西南交大数百名博士生超期未毕业 最长在读21年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cu-sx.org/

  博士生质量怎么保证?

  控制学生数量,加强过程管理

  西南交大《补充规定》的出台,在学校引起强烈反响。绝大多数的老师、学生表示支持。

  冯晓云说:“研究生培养的重心要从过去重数量与规模向重质量与内涵转移,而清理超期博士,就是确保研究生培养质量的一记实招。”

  如何保证学生质量确实是我国博士生教育的突出问题,学生创新能力明显不足,毕业生不适应社会需求,制度创新不匹配教育现状等问题都亟待破解。据周光礼调查,50%的用人单位认为10年来我国博士生培养质量没有进步,“甚至还有下降趋势”,对于新进博士生,认为其创新能力“一般”和“低”的,占68%。

  对此,熊丙奇认为,破题需要真正做到博士教育“严进严出”,关键在于进一步完善导师制,加强博士教育的过程管理和过程淘汰。

  完善导师制,就是要充分发挥导师在招生、培养、管理中的作用。在国外一流大学,导师往往在招生、培养等方面具有自主权,同时也被要求必须与学生保持交流频率、共同进行学术研究。

  熊丙奇表示,这一制度要求高校推进教育本位和学术本位管理,在博士生的招生、培养中,排除行政和各种利益因素的影响,坚持教育标准和学术标准。包括根据导师的能力确定的博士招生规模;建立导师竞争机制,即放开博导选聘资格,助理教授或副教授以上凡符合条件都可招收博士生等。

  对于西南交大对逾期博士的清退措施,资深博导郭耀煌认为,学校还应该在博士生培养模式方面进行更多探索,比如学校出台保留学籍等措施,对工作繁忙却又有科研兴趣的在职博士生,有相关配套措施确保他们将同时保证工作和学业。 

  周光礼认为,教育部门、各个学校都在清查博士“放水”,一些措施已令我国博士教育中量与质的矛盾有所缓和。现在很多学校规定,1个老师1年招收博士生一般不超过2人,按4年算,也不会超过10人。国家对博士生的指标、培养经费加强控制,很多学校放宽博导条件、扩大博导队伍并利用经济措施切断博士生和教授之间的利益纽带。这样一紧一松,达到了对博士生数量的控制。

  延伸阅读

  2012年,上海交通大学将推行导师动态选聘制度,并在所有学科实行博士生“入学申请制”。即,副教授及以上职称者可申请指导博士生,博导招生实行“封顶”制度,学生可以随时申请博士生入学选拔。

  2012年,北京大学5个院系不再通过学校组织的统考选拔博士生,而是实行“申请制”,院系对递交入学申请的学生进行筛选,合格者接受能力测试。

  2012年,同济大学博士生招生将首次面向“卓越联盟”其他8校及湖南大学等9所高校的应届硕士生推行“资格审核制”。此前,同济大学博士生选拔过程中的“资格审核制”已经面向校内应届硕士生试行2年。

  2012年,复旦大学将在数学科学学院和物理学系实行长学制,一个方面真正落实分流淘汰机制,另一方面真正落实五年一贯制的贯通式培养模式。

  自2011年起,厦门大学不再招收在职博士生,考生在报考阶段无需确定导师,被录取后由导师组负责指导培养。此前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、经济学院等院校也停招在职博士生。 本报记者 梁小琴 杨宁